Ailsa

黑策策:

“在这个森林里面,只有我一个古力戈。白色蜻蜓是我唯一的食物,飞得慢的,反应迟钝的都被我吃光了。”古力戈走在前面,一路轻松地边走边说。“它们变得很会躲,而且又瘦又小,根本找不到啊。还好,这次有你的帮忙。”

戈里勉强地跟在古力戈的后面,气喘吁吁地说,“如果我一开始就知道你会把蜻蜓给吃掉的话,我才不会帮你找呢。“


微博:@黑策策


潘类类:

每天一画改到每周一画了,涂了个小渣渣算命题的图吧。

Jessie一颗豆子:

只道花开无十日, 此花无日不春风。一尖已剥胭脂红, 四破犹包翡翠茸。别有香超桃李外, 更有梅斗雪霜中。折来喜作新年看, 忘却今晨是季冬。

中分挡不住大脸:

为什么只有我的种子不结果,还把土地弄得千疮百孔


《一个不奇怪的梦》